惟我独也正,纵步松风亭
来源:中财论坛         编辑:然野         时间:2021-12-23         点击量341

自黄州回朝廷后,在曹太后的庇护下苏轼成了“帝师”,讲经授课与哲宗小皇帝该是何等的荣耀,昔日遭人冷眼的‘苏东坡’又成了才华横溢的‘苏子瞻’。 就这样在京城过了七八年较为休闲的日子,先后出任礼部郎中、翰林学士、知制诰兼侍读、兵部尚书、礼部尚书,呵呵,就差当宰相了。

元祐(1093年)曹太后薨逝,年轻的哲宗皇帝听信新党偏词,当年,就启用严刑峻法、贬斥旧党、操控言论的章惇拜相上台。就是这个二十郎当岁就与先生同在陕西为官,而且交情不错的所谓兄弟章惇对先生痛下杀手。那年八月逢先生的第二任妻子王闰之不幸离世,或许是看在同门份上的一丝怜悯,先把先生贬到定州为知州,隔年四月按了个“讥讽先朝”的罪名再把先生贬为英州知州,还未到任所贬书途中又至,再贬先生到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,而且不得签署公事。

谁让你是守旧派的中坚与文坛的领袖人物呢?这种一贬再贬打击报复的事情古今少见。可怜见一路只有先生的侍妾王朝云与小儿子苏过同行,此时的先生已经是花甲老人了。

如果说第一次外放杭州为官是先生自请的话,那么这次被贬到惠州先生打心眼儿里不服气。餐风饮露晓行夜宿来到岭南蛮瘴之地界,路过大廋岭时(边陲之关)先生深情地回望北地,出关就是岭南了,“一念失垢污,身心洞清净;浩然天地间,惟我独也正。今日岭上行,身世永相忘。仙人拊我顶,结发授长生。”《 过大廋岭》向来含蓄的先生如此直白不吐不快的表白自己实属少见。先生面对压力不降反弹,使大家看到了先生文人士大夫刚正不阿的一面。

这次被贬岭南凶多吉少先生本想独身前往,谁料王朝云致死相随令先生大为感动,也让行进路上多了些许温馨和生气。

终于到惠州了。

当代大文豪、文坛领袖、在朝廷做过大官还当过皇帝的老师的人能到惠州,让荒僻信息又少的惠州百姓很是惊诧,先生的到来引起了当地的轰动效应。“仿佛曾游岂梦中,欣然鸡犬识新丰;吏民惊怪坐何事,父老相携迎此翁……”。《十月二日初到惠州》可以想见这是多么热情的场面,这首画面感极强的诗词让人想起来都激动。

先生被当地詹姓太守安排在官驿“合江楼”住下。“海上葱茏气佳哉,二江合处朱楼开;蓬莱万丈应不远,肯为苏子浮江来。江风初凉睡正美,楼上啼鸦呼我起;我今身世两相违,西流白日东流去。楼中老人日清新,天上岂有痴仙人……”。 《寓居合江楼》先生呀,稍微安住就诗兴大发,观风景思蓬莱,沐江风小睡足,比天上的神仙都乐呵。

“嘘——先生吟诗莫高声。”

随同的王朝云见先生的老毛病又犯了,附在先生的耳边说:“侬看还是少说些‘我今身世两相违’这样的话,小心隔墙有耳啊,还是多长记性听听你表哥文同的话为好,‘西湖虽好少吟诗’吧,你呀,真得是‘一肚子的不合时宜’”。先生连连点头称是是得小心为妙呀。

也不知是哪个势利小人僭越报告,说先生这样的身份不能住官驿。得,上面的申斥来了,詹太守亦是无奈,史载,自十月二日到达惠州贬所至十八日迁居“嘉佑寺”, 先生只在合江楼住了半个月。让他真切感受到了精确打击的力度,昔日的友情在政治立场面前真得是那么脆弱的不堪一击。

先生不仅信佛信道而且禅意悟开,住进嘉佑寺反倒觉得归真自在。不知不觉在这里住了一个半月,一日先生外出散步看见附近岭上的梅花开了喜不自胜。他想起了第一次被贬黄州,在路上春风岭看到“灼烁梅花草棘间”的情形,想起了与好朋友方山子相会的情形,这一晃十好几年过去了。如今却是:“春风岭上淮南村,昔年梅花曾断魂,岂知流落复相见,蛮风蜑雨愁黄昏。长条半落荔支浦,卧树独秀桄榔园。岂惟幽光留夜色,直恐冷艳排冬温,松风亭下荆棘里,两株玉蕊明代暾。海南仙云娇堕砌,月下缟衣来扣门。酒醒梦觉起绕树,妙意有在终无言。先生独饮勿叹息,幸有落月窥清樽。”《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》

先生的诗借喻梅花抒发自己的情感。与黄州相比这里更荒僻,梅花同在朋友各方。不同的是这里有南方的荔枝、桄榔树还有以船为家捕鱼为生的蜑家水客。 松风亭下,荆棘丛中两株寒梅俏然开放,花蕊洁白如玉似冰,莫不是海南娇娜神女驾着仙云来此,仙子正在月下轻轻敲门。我已觉酒醒起身徘徊树边,花姿妙意不开口唯有自己长叹息。先生与花对话,花儿说,先生还自饮美酒,不要再为我连连叹息,你瞧,酒杯里有月影在陪伴您呢。

翌日清晨先生拄着竹杖缓缓爬山,仰望前方山半的松风亭倍感脚下磕绊。本想到上面的亭子里小憩观山景,奈何体力不支不晓得何时才能爬上去呢。嘘嘘喘定望望四周,先生猛然转过神儿来,谁规定非得爬到亭子里才能歇息,当下有什么歇不得呢?

想到此心情豁然开朗一番感慨出口成章“余尝寓居惠州嘉佑寺,纵步松风亭下。足力疲乏,思欲就亭止息。望亭宇尚在木末,意谓是如何得到?良久,忽曰:“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?”由是如挂钩之鱼,忽得摆脱。若人悟此,虽兵阵相接,鼓声如雷霆,进则死敌,退则死法,当恁么时也不妨熟歇。”《余尝寓居惠州嘉佑寺》

是的,得歇息处且歇息,犹如上钩的鱼逃脱,犹如上战场的将士战前小憩,此时此刻谁能奈我何?这有何妨,这又何妨!

回味自己的处境先生已经厌倦了朝廷里尔虞我诈的争斗,“惟我独也正”又怎样。此时的先生想起了自己不久前作的一首词“清夜无尘,月色如银。酒斟时、须满十分。浮名浮利,虚苦劳神。叹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虽抱文章,开口谁亲。且陶陶、乐尽天真。几时归去,作个闲人。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。”《行香子·述怀》

随它去吧,人生不就如白驹过隙、燧石瞬火、梦里之人吗。“一张琴、一壶酒、一溪云”是先生向往的田园生活。凡上两首文字和诗词是先生内心的独白,淡然处之随遇而安,我行我素意犹未尽,意幽意远意味深长……

上一条:最酷不过张宗子
下一条:合脚的鞋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