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勺猪油
来源:中财论坛         编辑:何叶叶         时间:2022-01-18         点击量307

那年,在东北老家柴房里有一个半大坛子,母亲专门用来储存猪油。

每天做菜,母亲都会小心地舀上一勺猪油,没有肉的菜加上猪油顿时让味道香了许多。

那时东北亲戚十多口子住在老屋一起过日子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但也快乐。

奶奶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,每月各家都会集中交一些生活费。母亲是奶奶的副手,卫校毕业的她,没有出去工作,她负责每天一大家人的一日三餐。每月固定的日子,母亲都会和奶奶去集上采购一些板油,肥肉,然后拿回家洗干净切好炼上一坛子。秋天的时候,白菜丰收,母亲会给大家包猪油包子,有时还会用炼好的油渣给大家包蒸饺吃。冬天会用猪油给大家包酸菜水饺。那时一大家人围坐在一起,有说有笑地抢着吃,日子过得很充实。

奶奶说:“过日子无论穷富,过的就是人气。”

那个存放猪油的坛子,原先是放在老屋的柴房里,那个柴房阴凉,母亲说猪油存放长远。

由于东北人口多,家里的日子并不好过。平时我家的主粮就是高粱米,红薯。上顿高粱米饭,下顿红薯,要不就是高粱米粥,高粱面饼子,平时早饭就是高粱米饭泡开水,家里腌的咸辣椒芥菜疙瘩。中午最好的菜也就是猪油大白菜炖粉条。每次做大白菜炖粉条,无论放多少菜,母亲都会固定舀一勺猪油,多一点她也不会放。

还记得有一年暑假,我和哥睡懒觉,早晨吃饭时,已经九十点钟了,别人都吃完饭各忙各的了。我和哥吃着头天剩的高粱米饭泡上热水,一小碟辣椒咸菜。

哥吃了几口饭一下吐出来说:“真没意思,成天吃这个我都吃腻了。”

我说:“是呗,一点油腻都没有,我也不想吃了。”

哥胡乱地扒拉着碗里米饭,突然他一拍脑门说了句:“油腻有呀!”

他站起身四处看看,端着饭碗就跑了出去,一会功夫,他跑了回来,饭碗里多了一小饭勺猪油。他用筷子搅拌着,又加了一些酱油,然后大口吃起来。”

他一边吃还一边喊着:“味道还不错,真香呀!”

我也学着哥的样子抱着饭碗去了柴房,舀了一小勺猪油,拌了酱油,一吃果然很香。从此后,每天早晨我和哥都会等饭桌前没人了,盛上高粱米饭去柴房,舀一勺猪油拌上酱油。

时间久了,母亲发现坛子里的猪油少了很多,她有些着急了,她嘴里磨叨着:“莫不是招黄鼠狼了。”

她开始夜间不睡觉,去柴房盯着看。白天躲在柴房,终于发现了我和哥偷吃猪油,一生气,把我俩抽了一顿笤帚疙瘩。为了防止我俩再偷吃,还把坛子锁进了厨房柜子里。一把钥匙,她随身携带,我和哥再也没有机会偷吃每天一勺猪油了。

事后,她严厉地训斥我和哥说:“家里一大家人呢,如果谁都这么吃,日子还过吗?不能因为我做饭就给你俩吃小灶!”那月,她还主动多给奶奶二十元钱,说是我和哥偷吃的猪油钱。

母亲对我和哥是吝啬的,对家是公正的,对邻居却很大方。记得那年,邻居朱大娘家的儿媳妇生小孩,几天也不下奶,孩子邪性得很,奶粉不吃,牛奶也不喝,就喝一些米汤,孩子每天饿得直叫唤。朱大娘为了让儿媳妇早下奶狠了狠心,买了一些猪蹄、黄豆、鸡鸭的,上顿下顿给儿媳妇炖汤喝,结果儿媳妇吃得肥胖,奶水还是不下。

母亲听说后,急忙煮上一碗手擀面,卧上两个鸡蛋,出锅时舀上一大勺子猪油,去了朱大娘家里。连续几顿下来,朱大娘儿媳妇的奶水呲呲流。朱大娘乐得脸上褶子都笑得舒展开了,她高兴地连连说,还是母亲的方法好。那月,母亲还多交给奶奶五十元生活费,说是给朱大娘儿媳妇的每天一大勺猪油钱。

从此后,村里人谁家生小孩催奶都会学着母亲的样子,面条卧鸡蛋外加一大勺子猪油,也别说这种方法,还真管用。母亲背地里和大家说,她的这种方法也是听她母亲讲的,因为她母亲生她时就没有奶,是母亲的姥姥用这种方法让她有了奶吃。

前院素兰的母亲是镇上的医生,她父亲在外地做生意。她家人口少,日子过得很富裕。每天早饭都是热腾腾的白面馒头还有小米粥,一碟青菜。去素兰家几次找她上学,看她吃着白腾腾的馒头和青菜,我都会情不自禁咽着口水。她告诉我说,她妈每月都会开很多钱,家里大米白面都是镇上超市买的。她以后也要当医生!

有一天,素兰母亲在医院值班没回来,母亲让我叫她来我家吃饭。当她吃了一口母亲做的芥菜英炖豆腐,竟然连连说好吃。还夸张地说她从没吃过这么香的菜。当她听说母亲做菜只放了一勺猪油时,她还让我领着她去看我家的猪油。看见白花花的猪油,她用筷子夹了一些,放进手里的高粱面饼子里,又夹了一个咸辣椒,她一边吃一边居然说很香。

从那天后,她背地里和我商量,她每天早晨从家里给我拿一个白面馒头,我从家里给她舀一小勺猪油。经不起一个馒头的诱惑,我答应了她。可是猪油母亲都给锁进了柜子里,怎么才能从母亲手里拿到钥匙呢?左思右想,我想到了配一把钥匙。我让哥帮忙,答应他一个馒头一人一半。哥痛快地答应了。

有一天,哥趁着母亲打开柜子,忙着炒菜钥匙挂在柜子上功夫,偷偷拿走钥匙,然后快速用橡皮泥印了一下,又把钥匙挂在了柜子上。我接过哥手里的橡皮泥,让门口的修锁师傅给配了一把。

从此后,每天素兰早晨都会从家里给我多拿一个馒头,我给她舀上一小勺子猪油,几根咸辣椒夹在馒头里。母亲没有发现之前,素兰母亲发现了这个秘密。

那天,她气得拎着素兰耳朵就找到我家,严厉训斥我和哥教坏了她女儿。她还对母亲说:“不是我多么小气,心疼馒头。而是我作为医生,知道吃猪油多了对身体的害处。”

母亲连连和素兰妈赔着不是。

最后素兰妈走时还说:“总吃猪油的人怎么会考上大学?那玩意既不健康又不利智,只能让人越吃越笨!别说考医学院了,普通大学都上不上!”

母亲听了她的话尴尬地陪着笑脸,目送着她。我冲动地握紧拳头,强压住自己心里的火。

素兰妈走后,母亲气的举起了擀面杖。可是举起来很高,想了想又放下了,她自言自语地说:“吃猪油怎么会笨呢?”

奶奶也说:“我家儿子大华就是吃猪油长大的,照样考上了东北理工大学。她以为她是个医生就了不起呀?”

母亲说:“我闺女这么聪明,一直都学习那么好,也会做医生的!”

我接过母亲的话说道:“我吃猪油也不笨!我长大了就考医学院,就当医生。我也让咱们一大家人都吃上白面馒头!”

自从那事后,我远离了素兰。一个月后,素兰母亲买了镇上楼房,她们搬了家,素兰也办了转学。

我十六岁那年的寒假,村里不知从哪跑来一个披头散发,衣衫不整的女人。见到小孩手里有吃的,就去抢,惹得大人很生气地追赶她,女人被村里人撵得四处乱跑。

女人惊慌地闯进我家院子里,哥拿起棍子正要打她,结果她一下自己就躺在地上。吓得我急忙跑进屋喊母亲,母亲走出来,摸了摸她,不假思索地弯下身,上前就把她背了起来。

结果奶奶大喊着挡在房门前:“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?别往屋里背!”

母亲犹豫了一下对奶奶说:“妈呀,别管她是什么人,救人命要紧呀!她都快冻僵了。”

母亲说完,不知哪来的力气,一下推开了奶奶,疾步走进自己房间,把女人放在房间火炕上,捂上大被。好一阵掐人中,忙活。母亲看女人有了气息,急忙舀了一勺子猪油,用开水沏开,放了一些盐和葱花慢慢让她喝下。女人喝完一大碗猪油泡水,有了活力,抹着眼泪,坐了起来。

女人是八里沟村的,婆媳俩在村里开了一家爱心小吃,生意还可以。前几天,因为一些饭店收入和婆婆发生了口角,被不分青红皂白的男人打了几下。女人一生气跑出村子,本想回烧锅村娘家的,结果搭便宜车时,被夜路司机欺负抢走了她手里的一些钱还要非礼她,她慌不择路跑进了大家村里。又冷又饿的她,不得已就抢了小孩手里吃的,被村里人追赶着跑进我家,多亏母亲救了她。

母亲留女人在家里,她和哥哥特意去了临近的八里沟村,找到女人说的饭店,联系了她的男人。还好的是男人也在四处发动人找着女人。

男人骑着摩托车来接女人了,女人临上车时,偷偷问母亲:“大姐,我那天晕倒了,你给我喝的那个汤是啥汤呀?那么香甜。你能不能告诉我秘方呀?我回去了饭店也加一个这样汤,道远的客人来我饭店,我就给他们送上一碗,让他们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。”

母亲笑了说:“这哪是什么秘方呀?就是一小勺猪油沏的汤呀。”

女人连连说:“这个汤好呀!香浓暖心,特别有家的味道。我回去就加上这个汤。”

几年后,我如愿考上了河北医科大,大学毕业后,我应聘到了承德一家三甲医院工作。

我有时会想,也许让我努力学习,做医生的动力就是每顿都能吃上白面馒头。因为那年素兰妈的话深深刺激了我,或许我更想验证一下吃猪油长大的我,是不是就不能考上医学院,做一名医生。但做医生后,我也深深理解了,那年素兰母亲说的,经常吃猪油确实对健康存在一些影响,特别是心脑血管病人,尽量不要吃猪油。

虽然我现在每天吃得最多的是植物油,还是会深深怀念母亲在世时做的猪油菜。那种菜吃着我觉得才是最香的,日子才是最甜的。一勺猪油一大锅菜,一大家人,吃的热火朝天,四鼻子汗流,那种有亲人陪伴的日子,有爱相伴的日子才是百姓家的好日子。

生活无论贫穷,富贵只要有爱就好!一勺猪油的日子,母亲热心助人的事,让我深深难忘感动。让我在今后的日子里,以母亲为榜样,促使我像母亲一样善良的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。努力去做一个有爱的好医生!


相关文章